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美漫丧钟章节列表 > 第1131章 格林威治村

第1131章 格林威治村

作者:混沌文工团

类型:玄幻小说书名:美漫丧钟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苏明也说不好自己有多久没有走进过这样狭小、昏暗的酒吧了,在这个仿佛城中村一样的地方,大街上到处都贴着‘爱与和平’的标语,昏暗的路灯下那血色的字体很清楚,如同每间酒吧门外传出的音乐。

    越南战争,美国派出55万人,在这个什么都可能发生的世界里,产生的伤亡也远远大于苏明前世所知道的。

    从战争开始,国内就出现了这么一群古怪的年轻人。

    他们批评政府对公民的权益的限制,他们憎恨大公司的贪婪,感叹传统道德的狭窄,反对战争的无人道性。

    但他们却无能为力。

    他们只能在他们的和平运动、游行中发出他们的呐喊;只能在他们的头发里带花或向行人分花,“向枪管里插上鲜花”;只能用流浪的摇滚音乐、伤感音乐表达他们的不满。

    一般的社会学家较为严谨地称呼他们为‘波西米亚主义者’,像是吉普赛人一样居无定所,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

    不过普通人,包括苏明在内,对他们都使用比较常见的称呼,嬉皮士。

    总体来说,如果他们不是经常性地喝得太多或者‘哈草’太嗨,这些人可以说是很有趣的一群人,因为他们促使了摇滚乐的诞生。

    如今的苏明穿着时髦的喇叭裤和高领T恤,让绞杀变出了如今流行的甲壳虫发型,靠在吧台的一角喝着威士忌,看着小舞台上乐队的表演。

    酒吧不大,舞台灯光刺眼,拙劣的音响效果让顾客们仿佛头顶被大锤敲打。

    那个年轻的女主场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一些关于伤痛的歌词,她身后的乐队水平可比披头士差远了,她的歌曲,放在苏明的眼中大概算是农业金属的一种吧。

    但嬉皮们不在乎,在充满‘叶子’臭味的酒吧里,他们狂热地支持每一个走上舞台的人。

    不是人也行,只要是能发出声响的生物,反正种种不同的药物成分让他们的瞳孔变形,看舞台上的任何东西都只是团七彩光影罢了。

    看到这些年轻男女开始疯狂地脱衣服,白惨惨的皮肉像是虫子团一般挤在舞池中狂跳,苏明摇了摇头,向一旁同样无奈地擦着杯子的酒保搭话:

    “唱歌的是谁?”

    问话的同时,一张10美元的纸币在吧台上滑了过去。

    酒保收起小费,用下巴比划舞台方向:“她?丧父乐队的主唱,艺名叫‘波动机枪’,街上到处都是这些乐队的海报,说实话,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名字和音乐我都搞不懂,我做了40年酒保了,酒吧应该是爵士乐的地盘,钢琴,萨克斯,你懂的。”

    “看起来你不喜欢嬉皮士。”苏明推过空杯子示意他加满。

    “是的,他们什么都不做,垮掉的一代。晚上到处狂欢,白天就搂着前一天晚上认识的男女睡上一整天,这可对我们的国家不好。”酒保从吧台后拿出一个酒瓶,熟练地给客人倒酒:“但我跟钱没有仇,这些嬉皮士有很多都家财万贯,富得流油。”

    “你倒是清醒,如果连饭都吃不上,他们也不会来追求什么思想自由。”苏明朝酒保举举杯子,透过酒杯看着他的肤色:“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一个酒保有这样的认识。”

    酒保笑了一下,继续拿起白毛巾:“国家才是饭碗存在的保证,我晚上出门上班,忍受这些噪音也是为了吃饭,就算马丁路德金被暗杀了,我们黑人也得继续生活。”

    “说的没错,哦,她下场了,我该去哪里见见她?我不想从这堆肉虫中间挤过去,他们会把我的衣服也挤掉的。”苏明喝完了杯中酒,又把一张美元压在杯子底下。

    黑人酒保变魔术一样地收起钞票,笑着歪歪脑袋作为对笑话的回应:“走我身后的员工通道,后台其实是地下室,祝你今晚过得愉快。”

    “我会的。”

    苏明转身走下吧凳,没有再去看舞台上新的乐队,而是翻过吧台径直走向了酒保身后。

    墙壁斑驳的地下室中,根本没有什么隔断的墙壁,已经演出完毕的乐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还没有登台的乐队则在抓紧时间小声排练,人们穿行在酒吧的锅炉以及堆积的存酒大桶之间。

    一片混乱。

    刚刚下台的丧父乐队,还没有回到地下室就爆发了争吵。

    鼓手指责贝斯手跑调,而贝斯手指责鼓手没有任何节奏感,而他们开始动手对打的时候,键盘手已经脸色铁青地收拾东西退队了,只剩下‘波动机枪’一个人捂着脑袋,垂头丧气地坐在一个木桶上,抱着自己的吉他。

    她有一头金色的短发,在这个流行波西米亚风的时代十分显眼,更别说厚重的眼影以及唇膏,都是超越时代的打扮。

    可惜,她玩的是重金属,而观众们根本不在乎。

    进入后台的苏明发现有人抢先了一步,那是另一个穿着黑色皮风衣的女人,她十分漂亮,一头黑色长发扎了个马尾,显得非常干练。

    她明显一直在地下室等着丧父乐队,而目标就是主唱的女孩。

    “阿曼达·斯特朗?”皮衣女子走到了主唱面前,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对。”短发女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抬起头来。

    “唱得不错。”皮衣女拉了下自己的领口,在紧身皮衣的里面她穿着一件红色束胸:“很精彩的表演。”

    阿曼达摇摇头,她已经懒得去管打成一团的队友了:“我今晚弹坏了两段和弦,而且那麦克风,在我开口的时候总会产生放屁一样的噪音,法克。”

    “大家都很开心,不要纠结那些细节。”皮衣女拍拍阿曼达的肩膀安慰道:“斯特朗是你的真名吗?”

    “阿姆斯特朗的简称,谢谢你的鼓励,我是说......至少还有一个人喜欢我的音乐。”她挤出一个苦笑,摇滚是一种态度,而观众里只有一个在乎的人,真可悲。

    “不用客气,走吧,你的队友看起来无可救药了,我请你去喝一杯。”

    皮衣女明显比阿曼达年长一些,她浑身都透着成熟女人的风韵,笑容既充满温柔也满是魅惑。

    她此时看看周围,像是对环境不太满意,但她没有看到藏在锅炉后阴影中,偷听他们谈话的丧钟。

    阿曼达摇摇头,站起来把吉他抗在肩上:“不了,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现在只想回家X爆我的吉他,然后嗨上一磅‘叶子’一睡不醒。”

    皮衣女笑着搂住她的肩膀,十分自来熟地开玩笑道:“X自己的吉他?你应该用这个作为舞台上的压轴动作的。”

    “呃.....差不多吧,那个,你确实很诱人,女孩子也挺好的,可是......”阿曼达不着痕迹地想要挣脱皮衣女的怀抱,她被那充满弹性的身躯顶着感觉浑身不自在。

    “谢谢,可我不是在勾搭你。”皮衣女笑着搂着她往外走,和锅炉擦身而过:“我请你吃饭,我能给你一份唱片合同。”

    听到出唱片,阿曼达也不挣扎了,但她还有些防备心理:“你是唱片公司的?”

    “不。”皮衣女身材苗条但是力量很大,挡路的各色人群她一只手就全部拨开。

    “那你是经纪人?”阿曼达又问。

    “不,不是经纪人。”皮衣女温柔地一笑:“但我有唱片合同,你来不来?”

    “......走吧。”

    三十秒后,酒吧对面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威尔逊快餐厅里。

    皮衣女点了汉堡、炸鸡、薯条、大力饮料等等一大堆东西,十分大方地请阿曼达吃夜宵,自己也首先举起了汉堡大咬一口,像是仓鼠一样嚼着。

    “所以你自己写歌?”

    阿曼达没有吃东西,而是缩在卡座的一角,把自己的吉他挡在身前,警惕地看着对方。

    “你先说自己到底是谁?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如果不是这里是灯火通明的公共场合,她绝对不会跟着皮衣女人出来的。

    快餐店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差不多,空气中满是速溶咖啡和汉堡肉的味道,灯光很温暖,嫩黄色的桌椅还算是干净,墙壁上的各种招贴画则是美国队长举着各种不同的食物,比出大拇指的照片。

    好吧,在威尔逊连锁快餐消费达到一定数量还送美国队长兵人,刚才服务员送餐的时候拿来一个暴打德国小胡子的。

    阿曼达已经有这款了,她更想要骑摩托的那款,不过那得是自己一个人安稳地来吃饭,而不是和黑衣神秘人一起的时候。

    黑发的女人耸耸肩,放下咬了一口的汉堡,略微思考了一秒钟就给出了回答。

    “我是瓦伦蒂娜·艾伦格拉·迪·方丹,我来自战略危险干预与谍报后勤处,简单地说,我是国家特工。”

    阿曼达握着吉他的手紧了紧,她看着瓦伦蒂娜的脸,目光中充满了不信任:“我能看你的证件吗?”

    瓦伦蒂娜脸上满是笑容,气势却让环境瞬间降温:“不能,我们是超级特工,可不会走到哪里身上都带着能证明自己身份的小纸片。”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阿曼达皱起眉头,她开始往卡座外面蹭,像是打算逃离。

    “你的父亲曾经是我的同事,某种意义上。”女特工任由她动作,只是低头继续喝饮料,遮挡自己的口型。

    阿曼达很喜欢自己的父亲,否则乐队名字也不会叫‘亡父戴夫’了,此时父亲被陌生人提及,她心里就感觉很不舒服。

    “什么意思?”

    瓦伦蒂娜拿起汉堡,用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小拇指擦擦嘴角的番茄酱:“我加入后勤处较晚,他牺牲的时间比我加入更早,戴夫·阿姆斯特朗,他是个好人,我听说就连恶魔一样的丧钟都对他青眼有加。”

    “我以为他是警察,死于和毒贩的交火......”阿曼达深深吸气,她那时候还小,但是对于父亲的事情一直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手掌很大,总是笑眯眯的男人。

    每当他把手放在她的头顶,她都会像小猫一样舒服地眯起眼睛。

    女特工摇摇头,她叹了口气:“不,他死于一次九头蛇的进攻,你知道九头蛇吗?美国队长总该知道吧?”

    “我知道,不过我真的该走了。”阿曼达抱着自己的吉他,走出了卡座:“父亲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而你现在告诉我他一直骗我?我们俩的事情吹了。”

    瓦伦蒂娜看她要走,反手从内衣里抽出一摞纸,啪地一下按在桌面上:“十张唱片,全球巡演,威尔逊娱乐公司的合同,啧啧,那可是手眼通天的大企业,在好莱坞那边也很有资源,你喜欢电影吗?”

    阿曼达像是机器人一样定住,缓缓坐回了原位,拿起那叠纸仔细翻看。

    看起来都是真的,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已经签下,就等她签字了。

    既然是父亲生前同事的一片苦心......那就接受好了。

    一时间,她们的卡座里只有瓦伦蒂娜大吃大喝的声音,以及纸张翻动的沙沙声,马路对面酒吧里不时传来刺耳的曲调和疯狂尖叫。

    她们根本都没有注意到,和她们背靠背的隔壁卡座里,一个留着披头士发型的年轻人竖着耳朵偷听。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