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朔明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力不如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力不如人

作者:特别白

类型:历史小说书名:朔明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徐通带着手下家丁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大街上,高进和刘循把酒言欢,田安国郁郁寡欢的场面,心里不由乐了,他还是头回见到田安国这老豺狗这等丧气模样,只觉得颇为快意。

    徐通年纪大了,按着朝廷规矩,子嗣袭职减二等,他不想神木堡这个千户旁落别家,于是便要扶自家儿子上位,所以刘循和田安国这两个副千户里,他就得弄下去一个。

    刘循是纨绔子弟,要不是播州之乱里死了两个堂兄,当时刘家就剩他这么一个成年男丁,自是轮不到他来撑门立户,只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家虽然衰败,但是骆驼城里好歹还有些关系,不是徐通一个地方千户能拿捏的。

    在徐通眼里,刘循不过是个大傻子,可比田安国那老豺狗好对付得多,更何况田安国那厮一把年纪,还占着这副千户的位子不肯退位让贤,实在是叫人生厌。

    让手下家丁催开了阵势,战马齐动,那钉了马蹄铁的马掌踏在地上,顿时整条街都颤动起来,只这一下功夫,便顿时叫刘循和田安国手下营兵露了怯,哪怕他们随即便看清楚策马小跑冲过来的是千户大人麾下家丁,但依然混乱起来。

    看到对面的官军混乱,李二狗他们这群家丁都不需要高进吩咐,持盾的那一队便从两侧上前,瞬间将那街面堵得严严实实,后面则是长矛手跟进,从盾牌间透出去。

    这番变化,看到刘循和刘五福都瞪直了眼,刘循虽然是纨绔子,可自家当年好歹也是骆驼城里有名有姓的将门,小时候瞧见过太爷调教家丁,知道什么是强兵,刘五福就更不必说了,当年刘家跟着两位大少爷去播州平乱的家丁都未必有这等临阵变化的本事,倒更像是早些年戚家军的路子。

    家丁们完成变化的同时,陈升王斗他们已经赫然上马,一副随时都能驱马厮杀的模样,看得边上众人更加惊骇,比起那些默默无闻变阵的家丁,委实是陈升等人上马之后气势太甚,那种身上不经意间透出的杀机把那些营兵都给吓到了。

    八仙桌上,高进率先起身,他已经能看到对面营兵混乱的后方,策马而来的徐通和他身后那些全幅披挂的家丁。

    前面是突然间严阵以待的盾山枪林,后面则是催马逼近的数十甲骑,自家被夹在中间阵脚大乱,田安国看着手下乱做一团的营兵,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个节骨眼上他也顾不得掉面子,只能大喝起来,“慌什么,是千户大人来了,还不都赶紧让开,不要挡了千户大人的道。”

    如潮水般逼近的徐通止住了手下家丁,看着越众而出的田安国还有他身后那些吓作一团的营兵,徐通心里满意极了,他压不了高进这小儿也就罢了,难道还压不住田安国这老豺狗。

    当初刘循初到,徐通才让田安国掌了这些营兵,结果没曾想刘循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田安国这老豺狗带兵有些本事,倒把这些营兵给趁机死死握在了手里。

    “田副千户,我看你这脸色可不大对劲,是不是身子骨不舒服,你说你一把年纪了,和年轻人置什么气?”

    前面有高进那虎狼小儿,徐通自是有把握压得田安国死死的,于是便毫不客气地说道,要在那些营兵面前好好落一落田安国的面子。

    “大人,对面兵马来路不明,下官是听说刘副千户被挟持,才带兵过来相救……”

    被徐通在马上笑话,田安国自然要为自己辩护,给徐通低头没什么,可徐通话里说他连刘大傻子都不如,他就没法忍了,想他一路战战兢兢地苦熬资历,才到这副千户,靠的就是狠辣的名头,今朝一旦被徐通死死地落了面子,他就是旁人眼中被打断脊梁的老狗,谁都想扑上来咬一口了。

    “什么被挟持,田副千户,你能和挟持你的贼人这般喝酒笑谈么?”

    徐通打断了田安国的话,这时候对面高进已让家丁们持盾退了开去,和刘循一块儿过来了,“下官参见大人。”

    “不必多礼,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徐通本来想继续骑在马上,可是他想了想在河口堡和高进相处的场面,还是从马上下来了,眼下的局面本就是他一手促成,不管哪边不落好,他都能借题发挥,给自己谋取到最大的好处,倒是没必要在高进面前端架子。

    田安国看着下马的徐通,算是品出些滋味来,自己怕才是徐通这上司真正要对付的,果不其然就在他这失神的当口,刘循已自开口告起恶状来,“大人,我和高百户有旧,今日知道高百户要来,便带兵接应,谁曾想田副千户带了兵马拦路,不但想要戕害同僚,更是没把您放在眼里?”

    刘循是不学无术,可是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就无师自通,更何况他也不全是说瞎话,只是他这一开口顿时让田安国气得大骂起来,“姓刘的,你莫要胡说八道,我几时要戕害同僚了,又……”

    “田副千户,高百户乃是奉大人之命,押送要物过来,你一过来就要高百户把东西交给你,而不是送去千户所,倒不是道你安的是什么心!”

    听到刘循的话,徐通顿时面色变得阴沉,不过心里面对这纨绔子倒是颇为改观,这该递刀把子的时候,这纨绔子还是挺麻利的。

    哪怕徐通是千户,要对付田安国这样的老资历副千户,也要讲究个师出有名,不然冒冒然就把人给弄了,这神木堡里的人心就乱了。

    “田副千户,高百户乃是有大功的,他押送过来的也不是什么普通事物,而是整整数十级鞑子人头,那可是够咱们神木堡上下都得到好处的功劳啊!”

    徐通的声音变得尖利高亢,叫整条大街上的人都听了个清楚,“你就这么急着想要独吞吗!”

    田安国终于勃然色变,本以为徐通不在意那些鞑子首级,只是想让自己和刘循趁机为此翻脸,顺便打压高进这新冒出头的后起之秀,却想不到徐通真正的目标是自己。

    “大人,您可休要胡说,下官并无那等心思。”

    情急之下,田安国忍不住朝徐通上前道,而这上前的几步路便成了田安国的催命符,只见徐通顿时慌乱起来,高声喊道,“田安国,你想做什么,好大的胆子,还想胁迫本官不成!”

    “大人小心。”

    刘循看到徐通退让,也是福至心灵,很是配合的一声大吼,便朝田安国扑去,他这一喊一扑,顿时让田安国毛骨悚然,只是他尚未反应过来,人已下意识地拔刀出鞘,而这一下拔刀更加坐实了他要犯上作乱的罪名。

    “好个田安国,反了,反了,高百户,与我拿下这乱贼。”

    徐通喊得更响亮,高进这时候终于动了,就在田安国心神失守,拔刀后又有些茫然手足无措的时候,猛地跨步间,便制住了这位副千户。

    田安国年老体衰,哪是高进的对手,被高进扭住握刀的臂膀,脖子又被抓住,顿时间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至于四周那些他手下营兵,更是被这变故吓得不敢动弹,方才的情形他们都看在眼里,众目睽睽之下,田副千户确实对着千户大人上前拔刀了,田安国对他们固然不错,可谁愿担着杀头的风险出来为田安国说话。

    “大人,你们这是串……”

    被高进一下制住,田安国才彻底醒悟过来,徐通是趁机向他下手了,可他喊冤的话还喊出口,边上的刘循已是正气凛然地大喝道,“好贼子,还敢污人清白。”同时更是一拳砸在田安国嘴脸上,叫他掉了半嘴牙,更是疼得连话也说不完整。

    “来人,把田副千户带下去。”

    徐通喊了家丁上前,把田安国给死死按住,带回了千户所,他本来没想过就这般直接除了田安国,可机会当前,他也就顺水推舟地做了。

    “高百户,刘副千户,要不是你们,只怕我就要被田安国这厮给害了。”

    该说的场面话还是得说,徐通自和高进、刘循又当众说了番田安国妄图欺上瞒下,独吞军功的企图被当众揭穿后想要杀人灭口的故事,才领着家丁压着同样有犯上作乱嫌疑的田安国麾下营兵返回千户所。

    来了这么一出后,高进和刘循那顿酒自然是再也喝不成,高进带着手下兵马压着那车人头同样跟去了千户所,他现在只想早点交割完这批鞑子人头后回河口堡,徐通他们这里勾心斗角地实在厉害,光是想着要如何应对就叫他伤透了脑筋。

    “二哥,这一个副千户,说没就没了?”

    队伍里,陈升代表众人问出了这个问题,高进回头看了圈,就知道陈升王斗杨大眼他们压根就没瞧明白自打到了神木堡后这一连串的动静,不过这也难怪,他这些同伴都太淳朴,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和尔虞我诈。

    见高进没有回答,陈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他们晓得既然高进选择不解释,那必然是有他的道理,只不过这刚来神木堡,就看到一个副千户像是死狗一样被拖下去,着实是叫他们开了眼界。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