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九州散事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武定侯云帆

第十五章 武定侯云帆

作者:南游北驻

类型:武侠小说书名:九州散事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杜抒怀看着这围上来的一种人,他们大多数身披残甲,显然是从战场上溃退下来的,他们这些人围着杜抒怀,眼神中还带着些许敌视的味道,可这些人出了围上来,似乎是等候命令一样,和杜抒怀猜想的差不多,有人希望他来这里,不然刚刚滑翔下来的时候,这些残兵败将就已经放箭了,毕竟那岗哨上还有着不少人箭筒中的箭矢还都算是足够的,而杜抒怀想着这些事情,坐在地上静静等候着那人的到来。

    不多时一个人扒开了人群,看着坐在地上的杜抒怀,勾了勾手:“跟我来吧!”

    杜抒怀看着那人,也没有废话,起了身,径直跟了过去,而这周围的一众人也没有阻拦,调息完毕的忘尘也跟了上去,这一众军士看着杜抒怀离去也没有再说什么,各自回到了自己应该在的地方。

    杜抒怀跟着那人到了这山寨的一个院子里,屋内已经有人等候多时了,领着杜抒怀的那人一个闪身,然后消失不见了,杜抒怀径直进了屋,而忘尘也站在了不远处护卫着四方,同时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另一人,那人的修为忘尘看不透,唯一可知的是,这人的修为肯定是要比自己高的,可知的是这人和屋中那人是没什么恶意的,这样就够了,即便他们有恶意,忘尘也有方法,想着这些事情,忘尘拿出了一张唤灵符,随时准备把师父召唤过来。

    屋中那人一身粗布衣,面容上看着有些英俊,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举止间有些大家的风范,桌子旁放着一柄雍刀,看样子是原道而来的军伍之人,他身旁坐着一个和杜抒怀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面容上和那日杜抒怀在王宫之中见到的那女子有些相像,而那女子似乎是大夏皇族的遗孤,这让杜抒怀想起了一些有意思的传闻,大致猜出了面前这人是谁了。

    杜抒怀看着那人,而那人也没有着急开口,制好了一杯茶,推到了杜抒怀的面前,看着杜抒怀笑了笑:“尝尝!”

    “好茶!”杜抒怀端起那杯茶,一口饮尽,茶水带着一股清香,还有那隐隐约约的清甜,一口饮尽,带着舒畅之意,杜抒怀放松了心神,看着面前这人点头致谢,轻声感慨道,面前这人制茶的手艺确实挺好的

    坐在那人身边的小女孩,看着这样的杜抒怀,噗嗤一笑,然后开口道:“你喝的这么快,能喝出什么啊!装腔作势。”

    杜抒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没有回答这小女孩的话,看着那男子一脸正经道:“名动天下的武定侯云帆,竟然有闲心来我大周的荆州之地,莫非是来游山玩水的?”

    那云帆看着面前这个说话带刺的小子,摇了摇头,直言道:“我啊!并不是来荆州游山玩水的,我来此的目的很简单,想要看看你周国是否有资格与我大商二分天下,若是没有资格,我能在十年之内覆灭你周国,至于这资格,就看看你们周国对于这荆州之事上的态度了,又或者说,你的态度,决定了你所谓的大周,是否覆灭。”

    杜抒怀看着面前这个言语中带着霸气的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人,没有像旁人一样,问一个纯问题:你觉得你能灭的了?杜抒怀没有这样问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那人能做到,毕竟如今毫不夸张的说,如今这商国要灭他们大周,可不会想抚平那四州一样,要用上两年的时间。

    如今的商国想要覆灭大周,杜抒怀和他父亲有过一场以此为题的推演,那是在云州归附之前,将一切计算齐了,杜抒怀发现,当时的商国想要覆灭周国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由于问天书院的缘故,周国只能被动的挨打,即便驻守了四方,可这又能怎么守住这么·长的战线?一点击破,全线败退,即便有天江之险,可那中州的军士也是有办法的,毕竟当年大夏统一九州之时,就有人大意过,可也因为这大意,为当时的大夏位于中州南部,还是一个小国,三万甲士,踏平了荆、澄两州,铺平了大夏一统九州的道路。

    杜抒怀想着这些事情,虽然强行平复着心境,可难免还是有些忧虑的,毕竟这云帆的话语间没有威胁之意,只是在陈述着事实罢了。

    杜抒怀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境,看着面前并没有什么的动作的云帆,开口确认道:“你说的是这荆州发生的事情吧?我来此就是为了调查此事,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吧?毕竟归宝堂的人是受了你所托,来告知与我方位的,我想问你应该知道,那现在你想问我什么?又或者你想问我身后的王上什么?”

    “我想问的事情很简单,这荆州之事,你背后那人的态度是什么,是大事化小还是真的从严从重?”云帆饮了一口茶,然后看着杜抒怀,一脸认真的样子,手中搓动,似乎是把玩着棋子一样,似乎等待着杜抒怀回答以后,他就要落子定盘了,决定这九州的格局是如何

    杜抒怀倒是没有想什么,直截了当道:“王上的意思很简单,此事从重处理,容不得乱法之人。”

    “那怕乱法之人,是那立下赫赫战功的司马朗?你确定你们这陛下有这等气魄,即便他如此作为,就不怕寒了这荆州军士心?然后招致叛乱?”云帆看着杜抒怀一连串的问话,显然是不相信杜抒怀的回答

    而杜抒怀一笑,看着这云帆,平淡的回答道:“这司马朗,司马家上得了台面?若是几百年前,我杜家说不得这话,可如今他司马家算什么?跳梁小丑罢了,况且他司马朗,也确实没有什么罪责,即便是有,我相信王上也能下的去手,至于这所谓军心叛乱,荆州的军士就不算是我大周的军士了?他们如今已经被欺压的起了叛乱,只怕容忍的这些人再乱下去,会失了民心,你觉得我王能容忍这种局面?”

    听着杜抒怀的言语,云帆看着面前这个少年,点了点头:“我信你一次,不过也就一次,若是这荆州之地再有此类事情,那就别怪我挥师南下了,我手底下的那些人,闲了这么久了,他们可是很乐意打一场大仗的。”

    杜抒怀看着他摇了摇头:“有我再,这荆州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但前提是,你告诉我这荆州被隐瞒的一切,起码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好借此调查一二。”

    “拿着!”云帆没有废话,将一摞信函从身旁的桌子下,拿了出来,丢给的杜抒怀:“这是那些人的信函,还有他们发生事情的始末缘由,我懒得跟你废话,自己去看吧。”

    杜抒怀接过这一摞子信函,看着这云帆,问出了心中那潜藏着的一丝疑惑:“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的?你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云帆看着杜抒怀,饮了一口茶,不紧不慢道:“这叛乱发生在几个月前,半月之前我就来了,也不妨告诉你,我来这里是准备正法你们所谓的大周,这一晃半月我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前几天准备回去之时,被一个人给拦下来了,那人姓陆,并非与你同行的释祖,至于是谁我想你心里有数了,他让我等一下,再看看你们周国的态度,之后再做决断,如此而已。”

    云帆说完也没有再言语了,起身看向外面,从这里能稍稍看着远处山脚的场景,那里有着约莫五六百人,向着这山寨的方向奔走而来,而房檐上的那人也从房檐上下来了,杜抒怀也起了身,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令牌别在了腰间,看着外间的那些人,心中无名火起。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