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球的遗迹章节列表 > 第177章大的伤亡

第177章大的伤亡

作者:萧十风

类型:玄幻小说书名:球的遗迹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万剑之极一下子,造成了如此大的伤亡了,而且,周围三个正在拼杀的南边高手也是受到了波动了,让秦府的高手们都要冷了。

    这也是极大的震慑了敌人了,打击了他们的士气了。

    天狼也是险些殃及了,虽然晓林的一招非常的骇人,震了敌人,但是,这个天狼的心里不放弃杀晓林,他挥舞着自己的臂疯狂的叫着。

    ”都过来。.....来人,杀了晓林,赏钱万两,万两....'

    天下的雨依旧不停下着,落在了混乱的血腥的战场之中了,如鞭抽打着疯狂如兽的人闪,冲刷着地上的尸体着.....

    雷声还不断的从天际传来了,如苍天震怒了。

    秦羽天此刻面色都变得铁青了,他用那双此旋已经如同魔鬼的血红的渗人的眼睛盯着晓林,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当年任让自己欺负的小孩子,现在成了诸葛一族的梦敌。

    挥之不去的恶梦。

    秦羽天也是知道的,使出这样的招式,晓林的内力都消耗许多的,加上,晓林苦苦战斗了如此之久了,身上也是多处受伤了,秦羽天要抓住这个机会,杀了晓林,永绝后患着。

    秦羽天对晓林说着:你怎么还不死呢?‘

    晓林此刻说着:诸葛一族的人不死完,我怎么能死。

    秦羽天听到了这话,做贼心虚着,难道,晓林也怀疑他实是诸葛一族之后吗?

    他得杀了晓林,一定得杀了他。

    秦羽天此刻大喝了一声了,连续奋力的出了两剑了,倾刻之间,两道巨大的剑影出现了,如两轮血色残月着,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向着晓林斩来了。

    这个剑法之中的血月童。

    晓林在这个纷乱的战场之中瞬间就静了,脑海之中如海浪汹涌着,于是乎,晓林一剑出了,剑气如海浪冲出了海面向着天空之中奔流着,貌似要争一个天空地厚,然后,这一剑击在了那一道巨大剑影之上,突然之间就发出了轰的一声响了,那道血色巨剑影碎裂了,晓林的身体原地之中转了一圈了,又向着右边挥了一剑了,一剑如浪,以又击在另一道巨大剑影之上了,又是一声巨响出来了.......

    连破了秦羽天两剑了,晓林的身是飞起向着湖那边走了。

    因为他听到了那边瓶梅,陈友,江平等人不断的吼叫着。

    说明这个情况也是十分的激烈的,晓林想救江平,他是没有想到,江平竟然没有走,而是留下来战斗着。

    秦羽天的身体也是飞起了,向着晓林追来了。

    倾刻之间,有六七十名秦府高手向着这边袭击而来了。

    同时,晓林的舅舅周小亮与贺知也带着一批人冲来,为晓林解围着,截住了那些人,混战了起来了。

    晓林距瓶梅他们还有十多丈的进候,被秦府的几名高手纠缠住了,晓林杀了那几个人,秦羽天也是到了,两个人又是打在一起了。

    而湖边此刻,雨幕之中白衣闪动着,杀声如蛇着。

    湖边此刻也是除了几十名陈友后来招的精英,其他人的人都是侠客岛的人在厮杀着,这些,曾经情同手足的人是侠客岛的高手着,如今,各自为其主着,朝向着当年的兄弟们大开杀戒了。

    地上此刻也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人了,反正他们脚下踩着都是死人。

    双方的白衣之上的都是血迹斑斑的。

    瓶梅与陈友大战着,两个身上的白衣都快成了为了血衣了,有自己的血,也是有对方身上的血,也有着其他人的血着。

    罗大右与李永杰恶斗着。

    宫殿的长老与夏候渊拼在一起了。

    侠客岛老人背着江平与与其他的人混战着,江平现在虽然没有了双腿了,但是,这么多年来。他苦练着掌之上的功夫着,掌之上的功夫也是不容小看,江平时而从侠客老人的背上飞起了,迅速杀人于自己的掌之下了,又落回到了侠客老人的背之上了,爷孙两个人配合默契着,有不少的人也是死在了江平的双掌之下了。

    但是,侠客老人与江平现在身上也是多处受伤了,侠客老人的行动慢了许多了。

    江平此刻再将一个人击倒了,眼睛之中喷着火,与瓶梅打斗的陈友说着:陈友,我要杀了你的。

    侠客老人背着江平向着陈友冲了过去了。

    他们冲了几次了都被对方的人所拦住了。

    这次,又有人开始拦着,先两人直直的扑了过来了,但是,一个被侠客老人所踢倒了,另外一个人江平也是突然之间就跃起了,一掌拍在对方的头之上,对方也是向着地上倒去了,侠客老人不失时机近前着,江平又落在他的背之上了。

    而此刻,陈友披头散发着,一脸狰狞着,他的左手之中套着钢手套,右手提剑着,与瓶梅打得不可开交着。

    但是,瓶梅毕竟是女流之辈,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恶战了,体力不如陈友,现在也是开始落下风了,她左臂以着了陈友一剑了,如果闪得再慢了一些了,这条胳膊就废了。

    陈友此刻大吼了一声了,趁势铁手向着瓶梅的腹部抓来了,他们两个人虽然用着同样的轻功着,但是,瓶梅在轻功的身法之上比陈友更胜一筹着,瓶梅的身影如轻羽飘飞而起了,双脚也是踩在了铁手之上了,然后,一指急点陈友的眼睛。

    陈友此刻不躲着,一副拼命的神情,右剑直直的削着瓶梅的头。

    瓶梅急急退着。

    同时,瓶梅两名手下扑过来助着瓶梅,一刀一剑,急攻向了陈友,陈友的脚下瞬间就一变了,左手插入其中一人胸膛之上了,将对方的心肝都是掏了出来了,右手一剑将另外一个人劈翻了。

    陈友的铁手握着那个人的心脏,捏了一个粉碎了,他向着想冲过来的江平狂叫说着:江兄弟,呵呵.....你这个残废,你过来,这必定让你魂飞烟灭了.......

    面对着陈友近乎疯狂的叫声,瓶梅也是十分的生气着,江平心里更是怒气横生着,他与侠客老人拼命向着陈友这边冲着,但是,江平也是行动不便着,还得靠着侠客老人,而侠客老人此刻身上多处受伤了,左腿也是断了。想冲过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瓶梅此刻不断的喝着,身若雨之中的鸟,在陈友的周围飞舞着,一双纤手或掌不断的变化着急急的攻向了陈友了,但是,陈友左手铁手,右手握着长剑,都不害怕瓶梅的掌指,陈友毕竟比瓶梅耐力是更加的强着,打到了现在了,带伤又疲惫的瓶梅此刻已经是落下风了。

    现在,她只是凭着自己轻功与陈友周旋着。

    很快,她又被陈友一剑从耳边掠过了,削下了一缕头发了,差一点削掉了她的耳朵了。

    这个时候,一名暗黑武士使砍翻了一名对手了,然后,跃起大喝了一声。双手举刀斩向陈友了,这名武士的武功不弱着,与瓶梅一起合攻击着陈友,瓶梅暂时减轻了压力了......

    突然之间,湖边场之中响起了罗大右一声如兽吼般的厉叫之声音着,原来,他与李永杰经过了一番争斗着,此刻,他枯树般的手终于是插进到这个李永杰的胸膛之上了,李永杰还是惨叫了一声了,但是,李永杰的刀同时涌到了罗大右的腹之中了,罗大右一脚将李永杰的向体踢到了湖之中了,但是,刀还是插在了他的腹之中了。

    罗大右此刻也不拔刀,因为他知道拔出刀他死得更快着。

    罗大右此刻如同血人一样,然后,他后背皮肉也是绽放开了,鼻子之中混战不知道被谁削掉了一半了,他的身体也是如醉酒的人一样。

    这一仗也是异常的惨烈着,而场面也是目不忍视。惨不忍睹着。

    罗大右离瓶梅与陈友较近着,他顿时就大吼了一声了,将一名敌人打倒了,然后,拼尽了全力,飞身而起了,向着那边而去了,途之中将两个人杀死了,但是,他也是被其中一个人一剑削掉了几根手指了。

    这个时候,瓶梅合攻陈友的那名宫殿高手瞅了一个机会,一剑直直的劈向了陈友的胸膛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破绽乃是陈友故意露出的,就是宫殿高手刀尖划破了陈友的衣服的时候,陈友左手的魔手握住了刀身了,对方的刀再难往进前进了一寸了,然后,陈友右手一剑刺穿了对方的脖子了。

    瓶梅趁着这个机会,身影猛然之间就变化着,纤腰一转,一指急急的点向了陈友的头了,陈在的头一扬,瓶梅的手指贴着他的面而过,洞穿了陈友的耳朵了,瓶梅所幸手指一勾着,将陈友的半拉耳朵扯了下来了。

    之前,陈友差一点就削下了瓶梅的耳朵了,现在,瓶梅也是还以颜色了,陈友此刻暴怒如雷了,他半边脸也是被血所染了,更显得狰狞了,他怒叫了一声之后,松开了对方的刀了,剑也从对方脖子之上抽出一剑劈向了瓶梅了。

    瓶梅急急的避去,此刻,罗大右也是冲了过来了。

    侠客老人驮着江平也是终于快要杀了过来了。

    罗大右此刻已经快是强弩之末,他嘴里吐着黑色的血,他能挺到现在已经也是非常不容易了,他的面孔比陈友的还要吓人。

    罗大右此刻厉声一喝,猛然之间就抓向了陈友了,瓶梅也是趁着机会攻击陈友,陈友顿时就挥了一剑将瓶梅所逼退了,然后,左手铁手反击向了罗大右的头。

    陈友,包括瓶梅都以为会罗大右会闪,但是,罗大右此刻不闪不避着,完全是不要命了,因为罗大右知道,他也是活不了多久了,这身伤也是太重了。

    于是乎,陈友铁手从侧面击在了罗大右的头之上,而罗大右半个头都快被打得塌了,头也是歪了,嘴里的一股鲜血猛然之间就喷出了,但是,罗大右也是一爪插入了陈友的锁骨下端了,然后,死死的抓住了陈友的锁骨不放着。

    陈友的锁骨都貌似被拽断了一样,无比的痛苦着,陈友的左手在罗大右的身之上狂击着,击得罗大右血肉模糊了,罗大右虽然断了气了,但是,手依旧死死的抓住了陈友的头不放着。

    陈友甩了两下,甩不开罗大右,他的身体拖着一个人,步子也乱了,

    这个时候。侠客岛老人驮着江平也是到了丈外了。

    江平从侠客老人的背之上掠起了,向着陈友飞去了,这个时候,陈友的副管也是冲了过来了,他正想劫下江平,身影摇晃的侠客老人拼力上前将对方所扑倒了,两个人在泥水之中打斗了起来了。

    看到了江平一下子掠到了罗大右的身上了,陈友曾任挥剑押了罗大右的手脱身着,现在只能一剑刺向江平,江平的身体也是略一偏着,让陈友的剑从自己的肩膀骨穿过,而江平一滨大力的击在了陈友的胸口之上了。

    这一掌,这个江平已经是等得太久了。

    这一掌包含着江平对这个旧兄弟的仇恨,陈友的骨头顿时就碎裂了,嘴里也是喷出了一口血了,喷洒在了江平的身上了。

    与此同时,瓶梅的身影也是翻滚着,从地之上操起了一把刀了,到了陈友的跟前了,一刀砍在了陈友的腿之上了,陈友的左腿自膝盖之处被一刀劈断了。

    陈友断腿之处喷血着,他痛叫了一声,单腿从后跳了几步了,身体向后跌到了泥水之中了,江平与罗大右身体也是压在了他的身上了,罗大右的手上还死死抓住了陈友的锁骨了,而陈友的剑还插在了江平的肩膀骨里了。

    陈友左手想抬起来击身上的江平,但是,抬到了半路之上,手无力的垂下了,落在了血水之中了。

    瓶梅此刻跃起了,刀指在了陈友的头之上了。

    江平在陈友的身上用杂着痛苦与仇恨的目光盯着陈友,手也是搭在了陈友的咽喉之处了。

    陈友此刻脸之上露出了一种让人难以描述的嘲弄之笑的。

    他对着江平说与瓶梅说着:成王,败.....动手吧.....'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