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九州夙辞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只不过是好命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只不过是好命

作者:大鱼和二饼

类型:女生小说书名:九州夙辞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那二人领命起身便将上前拎起地上的向和向前走着。

    而另一人却是浑身严肃的看着向和的夫人,碍于男女大防的问题并没有碰她,只是用着很明显的眼神示意她走。

    而的向衡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的阵仗,见自己的父亲被人带走,还有一个面色很凶的人站在自己和母亲身边,便不由得害怕的哇哇大哭。

    席亦琛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多说什么,他本就不是一个仁慈的人,而他仅有的仁慈全都给了白夙辞,对于他人,席亦琛一概不管,只要活着,哪怕还有一口气,那自己也不会怜悯他!

    “孩子还,你们还是别这么严肃,省得吓着他就不好了!”

    白夙辞竟是难得的心软,席亦琛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阿辞不喜欢孩子他是知道的,原因就是她闲孩子爱哭,而且什么都不懂。

    或许这些都不是根本的原因,真正的原因便是她从到大受到的伤害,来自亲人的伤害,让她原本炙热的,拥有些满满的感情的心慢慢冷却,变得有些冷情罢了!

    那人看了席亦琛一眼,见他只是一脸沉思的模样,也知晓这便是代表着主子并未反对。

    于是他也再和之前那般浑身散发着冷气盯着那妇人。

    “快走吧,莫要耽误我们时间!”

    那黑衣男人见向和的夫人只是面露惊慌愣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于是便出声催促道。

    那妇人一听,马上回神,微微瑟缩了一下肩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是让人不由得心软……

    而在场的是何人,席亦琛与他的手下本就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若是席亦琛能因这妇人一个的动作而觉得心软,恐怕,此时的他也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而白瑾瑜从便是只对自己的母亲与妹妹心软,其他的女人,恐怕她还曾未放进眼中……不,是曾未正眼瞧过!

    而此时正坐在椅子上的白夙辞确实个例外,此时她唇边勾起一抹浅笑,心中的猜测更让她信了几分!

    而她的凤眸中流露出来的潋滟的色彩落在向和的夫人的身上让她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便移开了看向白夙辞的视线。

    白夙辞微微挑了挑眉毛,似是胸有成竹般移开视线,捋了捋衣袖,从檀木椅子上站了起来。

    步伐缓慢的走向那妇人在她面前站定,面色依旧是那种温温和和的样子,笑道:“向夫人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那妇人抬眸看着白夙辞面色有些不解道:“没有了,在十岁那年家道中落,便一直平平淡淡的生活着!”

    白夙辞点点头,似是一般拉家常般的又问了句:“不知向夫人成亲前住在哪里,如何生活?”

    那妇人垂下眸子,眼睑轻轻眨着,手不停的用力收缩着,直到身旁的男孩喊疼才让她回过神来,匆匆的说了句:“奴家在幼时绣艺还算拿的出手,便自己开了间绣坊,替我家大人做衣裳!”

    白夙辞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嗯,女儿家道中落,应当自强自立!”

    说罢便示意那黑衣人将向和的夫人带走。

    待那妇人一离开,白夙辞的眸光骤然冷了下来,唇边那温和的笑容随之慢慢在脸颊上冷凝。

    席亦琛看着如此模样的白夙辞便知她定是知晓了些什么,抬手轻轻放于白夙辞的肩上轻轻拍了拍。

    白夙辞扭头看了一眼席亦琛,淡淡道:“走吧,我好像发现了一些事!”

    席亦琛点点头,抬眸看了一眼同样与他对视的白瑾瑜,三人便离开了宇文夜辰的太子府。

    三人前脚刚离开,坐在主位上的宇文夜辰随即面色变得狰狞可怕,拳头攥住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眸中满是阴毒,如同毒舌吐着信子般的模样,咬牙切齿道:“席亦琛,你太过猖狂!本宫一定会报今日之仇,届时,本宫定会将你狠狠地踩在脚下!”

    而此时守在门口的下人们,听着宇文夜辰的满是阴毒的声音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此时的他们,比谁都知晓,此时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明哲保身,此时,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出现在太子的面前,除非,那人是不想活了!

    太子府中一个个下人提心吊胆的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心翼翼的做着手中的活计,生怕一个不心会被太子迁怒。

    而走出太子府的三人却是并没有多么的开心……

    白夙辞扭头看了一眼用着金漆描绘着的“太子府”三个大字不由得有些好笑。

    对于北漠太子她一时间不知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她对他却是有一丝的鄙视。

    “这宇文夜辰是个什么样的人?”

    清冷声音缓缓飘进了席亦琛的耳畔。

    席亦琛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声音中带着一抹嘲讽道:“一个和席昭煜很像的人,生为太子却没有什么雄才大略,只知道争斗与宫闱之内,目光短浅的粗鄙之人罢了!”

    看着身后那明晃晃的匾额,席亦琛不由有些好笑:“若不是他命好投胎到了一个好的肚子中,恐怕如今他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

    北漠皇对他寄予厚望,明知宇文夜辰并非是为君主的好人选,但他依旧是严格要求教导宇文夜辰,只是希望有一天,他能成为北漠的栋梁!”

    白瑾瑜听及此也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北漠皇果真是自欺欺人!烂泥巴就是烂泥巴,想要扶上墙,恐怕勉勉强强,终有一天也会垮了下来,搞不好连累了整座房子,到时候,根基也没了,不知这北漠皇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呵呵……”白夙辞被白瑾瑜的话逗笑了,不由打趣道:“没想到我一直以为温文尔雅的哥哥也有这么恶劣的一面啊!”

    白瑾瑜只是笑笑,随即道:“辞儿还是莫要取笑哥哥了,哥哥是什么样的人,辞儿还不知晓吗?如今但是在这里编排起我来了,当心哥哥我生气了!”

    白夙辞唇边漾起一抹浅笑,唇角微翘,如同女儿家一般娇俏。

    “只希望这北漠皇的期望不要落空,到时候……啧啧!”

    白夙辞在一旁风凉的说着,似是还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席亦琛同样面带笑容,似是诉说着什么无关痛痒的事情一般:“只是可惜啊,这北漠皇对宇文夜辰寄予的厚望怕是要落空了!”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