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津门迷案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港区特务小组的覆灭

第九十五章,港区特务小组的覆灭

作者:希明里

类型:玄幻小说书名:津门迷案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李君安的新港区警卫队开始工作,第一天早晨,两个由他徒弟组成的警卫队巡逻小组到街区一个华人餐厅,遇上了一个无理取闹要打砸餐桌的英国海员。

    他们上门厉声警告,这个英国冲到街上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上去就是一拳,他们两人快速一躲闪。其中一个警卫人员转到他身后朝着腿弯部就是一脚,踢得他跪倒在地上,抱着膝盖疼得哇哇乱叫。

    英国人倒在地上了十分钟后,才慢慢站了起来,一X一拐地咬着牙溜走了,引来了一帮围观的人们哄堂大笑,众人们也觉得最近的警卫队是换然一新,个个英姿飒爽。

    不久,繁华生活区的街道上,几个酗酒闹事的外国海员被警卫队员打趴在地,还戴上了手铐被押进警卫队部的车库里,蹲了两小时才被船长们领走。

    这港区的生活区的街道上,成了李君安徒弟们实战的练兵场,没有多长时间,那样爱闹事的外国海员和人土都尝到了新警卫队员的利害,都不敢太放肆。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经成了李君安徒弟们的陪练,多闹一次就被新警卫队员实战一次。

    警卫队的老队员们也热情地和李君安学起功夫。在警卫队大院的训练厂上,青年队员们生龙火虎地学武术练功夫。

    这些日子,张副队长看着训练场和街道上新队员们的武功高强,真正有了信心。他被李队长和徒弟们的真功夫折服了,也不想辞职了,要和他们大干一场,建起一个威风凛凛的警卫队。

    李君安确实没沉浸在受到港区管委会嘉奖,公众们赞扬之中。他来警卫队的第一天,张副队长就把带他到警队仓库,并把枪械大柜和仓库的钥匙交给了他。

    张副队长拿出枪械的清单,和他一起清点枪械。当李君安看了清单不由一惊,这枪械柜里枪枝足也装备一个加强排了,清单上标明着:

    “鲁格P08手枪四支,德制mP一18冲锋枪十八支,捷克七九轻机枪一挺。还有子弹五箱五千发。

    当李君安打开立式军械柜时,这些枪支整齐的摆在那里,一支枪也不少,他惊奇地问张副队长:

    “这警卫队备有这么多好枪只,不光是维护港区治安的”

    张副队长回答:

    “李队长您说对了,对附几个闹事的外国海员,用不着用这些枪。这是防止外来土匪的,更多枪支弹药在管委会大楼的地下室里。

    三年前,真有一伙土匪要袭击港区,而这伙土匪错抢了一个国军师长的老宅,被国民党三十七军给消灭了”

    李君安就爱枪,这么多好枪就在眼前,他拿起崭新的德制mP一18冲锋枪兴奋的不得了:

    “张副队长,这冲锋枪都是德国原装的太精致了。”

    李君安信心百倍,以后面对几十几个国民党特务或日本兵,要是用上这些枪枝,他们是有来无回。他要尽快熟细掌握冲锋枪,机枪的性能,让队员形成战斗力。

    他有了这些枪支,执行再重要的任务也是得心用手。他准备在港区站稳脚跟后,就要开始执行第一项行动。

    李君安向巡逻的警卫队员打听道,在港口生活区的北街上确时有个维斯特理髮馆。这个髮馆的老板叫李有财,正是孙宇福所说的那个国民党特务小头目。

    因于这几天忙于和张副队长交接警队的事务,又和培里先生办理辞退旧警员,招收新警员的手续。清点仓库里的枪械弹药,及警务用品。

    他还没抽出时间正式侦察特务们的动静,当警卫队的一切事情都办理妥当,第一个行动计划开始了:

    李君安有个男徒弟小名叫大虎,他也被师傅从村里的护村队调到警卫队,年龄和邓中民一样,十八岁,小时候长得虎头虎脑招大人的喜爱,家里的亲戚和邻居都称他叫小虎。

    这个小虎从小天资聪明,和邓中民一样,从小鬼心眼就多。在村里的学堂里是出了名的捣蛋鬼。总被私塾的老先生请家长到学堂。他的爸妈挨人家的批评是当然的了,可是他们也舍不得打小虎。

    等到少年,村里的青少年男女都和鱼水之乡的王顺风学练武术,大虎也有兴趣武木练的很好。在村里少年也是属一属二的。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福旦夕。小虎的父母因病去世,少年的小虎和哥哥担负起家庭生计的担子,船厂邓师傅的帮助下一边干些利索能急的杂活,一边学造船。

    他学武术和上学堂的时间就很少了,甚至停止了武术的训练,他武功被邓中民这样同龄的少年远远落到后面。月岁穿悛,他长到了十七,八岁由小虎成了大虎。

    因他从小没了父亲,少年时就跑东奔西独立性很强,身体健壮,性格倔强。这次,李君安到村里成立护船队,他也报了名,但因文化和武功方面不如邓中民这些青年,落选了。

    李君安从大徒弟邓中民那知道了大虎的身世,又见他学武功心切,还是把他收为徒弟。又因他还在船厂做木工养家,只能业余时间和师傅学练武功。

    大虎少年时有武功的底子,在李君安细心照顾下,他又聪明爱学进步很快。村里护村队和护船队不一样,是业余的组织。

    那些日子这一带地区闹匪患,村公所让大虎这样的青年整天执勤巡逻护村子,每天发工钱。等匪患消除,这些护村队员又回了各自干自己的活计。

    李君安初到警卫队调原护村徒弟队员加入警队,大虎是第一个人选,他虽然武功文化比其它队员差些,但长年在船厂作木工,身体强壮臂力很大。

    而且,他十分感激李君安,十分忠诚师傅,李君安又考虑到警卫队的工资,比他在船厂的薪水高上如几倍,这是帮助大虎以后成家立业的好机会,大虎也会高兴而来。

    确实,大虎到了港口警卫队当了队员,他又一次从内心深处感谢忠诚师傅,把师傅当成了比亲哥哥还好的兄长。

    他的母亲也十分了解李君安对儿子大虎的关怀照顾,多次嘱咐大虎要有报思之心,听从师傅的话为其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这次,李君安也清楚大虎是警队里最可靠的人,把他安排在维斯特理髮馆一带巡逻,叮嘱他秘密监视这个理髮馆的一举一动,只要发现有异常可疑的情况,立即报告。

    在村子里时,大虎在李君安教授警务知识就十分感兴趣,什么侦察,跟踪监视,化装隐蔽和军事训练等,他这些长这些大没听过这样的新鲜事物,学的很起劲。

    他不认识太多的字,没有邓中有他们记笔记的本事,就用脑子记,再记不住就请师傅李君安给他讲。这次他学的知识来了运用的机会,他高兴地接受了师傅李君安交给他的任务。

    这天下午天色初暗,大虎这是第五天在维斯特理髮馆周围的街上巡逻,他的师兄刘全在离他一百米的地方走來走去。

    这个地段不十分繁华,虽然街上是一个个门脸房,除了这个维斯特理髮馆房子很大,别的都是小百货土产,食品烟酒店之类小门店。

    大虎遵照师傅李君安的指示监视理髮馆,就在一个的烟酒小店的售货窗口一边和悠闲的售货员聊天,一边仔细观察。

    突然,他发现两个穿着深蓝色中山装,手里都提着皮包的男青年进了理髮店,过了十分钟。这两个青年人又从店里走出来,手里确换成了木制提箱。他们左顾右盼匆匆向大虎这边走来。

    大虎站在隐蔽的烟酒店前,看到这两个人行为鬼秘,觉得太奇怪了。他判断,他们不是来理髮的,好像是进店交换什么物品,这一定有问题。

    他假装巡逻跟踪上了这两个拿着手提木箱的人。他们拐过一个路口进了一家名称法兰西的旅馆。这时,警卫队员刘全也跟大虎来到了旅店门前。

    大虎示意他回去通知队长有情况,他进旅店探查。这是一个三层小楼,一楼大厅有顾客住宿的登记服务台,有两个华人青年坐在台后。

    他进了大厅看见那两个人没了人影,就到服务台问询男服务员,他们告诉大虎:

    这两个男人是下午五点进旅馆,住在二楼五号房间,他们己经上楼进了房间。

    大虎听了服务员的汇报也不敢冒然行动,守在大厅等候师傅李君安队长的到来,再行动。十几分钟后,李君安带着刘全和两名队员来到大厅。

    李君安向大虎他三个队员布置闯入房间的行动,让服务员一同去二楼五号房间去敲门,他从腰里拔出手枪,在服务员叫开房门一瞬间,和三名队员猛扑过去。

    开门的一个穿中山服的青年被大虎和另一个警卫队员两人人按倒在地,戴上了手铐。另一个青年被李君安用枪顶住了脑壳,乖乖让刘全铐住他的双手。

    李君安收好手枪,让警卫队员把两个双手被后的男青年,押到靠墙的地方蹲下。他把放床前两个木制手提箱放在床上,用从青年口袋里搜出的箱子钥匙打开了箱子。

    这两个木箱里的物品,让李君安和队员都大吃一惊:一部军用无线电发报机,和一箱子白面(海洛因)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李君安厉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和谁接头,这台军用发报机和白面怎么回事,快说,别以为我们港区警卫队只管打架斗欧,盗贼小偷。

    你们犯毒私藏军用电台,这都是死罪,我们把你们抛进大海也没人干涉,你们想死就别说实活,想活就老实交待”

    其中一扑通跪在地上,哀求李君安:

    “长官,我们都交待,我们不是毒贩子,是特工人员,我们在中统局工作,我们的上级是河北省党部的调查科,不相信你们可以打电话去问。

    这电台是这潜伏小组已用坏的,我们拿回修理,这白面是科长让带的,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用”

    李君安又问:

    “你们来时提着的两个提包是什么物品,这个潜伏小组在什么地方在隐藏。”

    他又交待说:

    “这两个提包里是一部备用的军用电台,另外就是交易白面的钱,潜伏小组在”

    大虎见到这个特务迟疑的样子,大声也催促他:

    “妈的,你还不痛快说,我早就看见你们提看包,进了维斯特理髮馆,是不是”

    另一个特务又接着交待:

    “是,我们交待那个理髮店里的三个人就是潜伏小组,组长叫李有财,还有两组员”

    李君安听了这两个特务的供词差点没笑出来,心中觉得这太可乐了。长常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他成了一年河东一年河西。

    去年时,过些国民党特务的在港区调兵遣将,公开地追捕他,想让使他变成一个囚犯。今天,仅过一年,这些国民党特务戴上手铐确成了他手下的囚犯。

    李君安也要那个穷凶极恶,卖力追捕他的特务小组长李有财,也带上手铐尝尝囚犯的滋味。

    他让大虎解两个特务的裤腰带,把他们双脚捆结实,让两个队员在房间看守。他带着大虎和刘全赶往维斯特理髮店。

    这时夜色降临,他们来到理髮店门前,借着玻璃门透出的灯光,只见两个特务正在房厅喝酒吃饭。李君安一使眼色,他和大虎刘全冲入屋内。

    两个喝得醉迷糊糊的特务没反应过来,冰冷的手铐就戴上了双手。李君安三人不管特务们乱喊,解下他们的腰带又抽上双脚。

    李君安让大虎,刘全把他们压进里屋,用理髮台上的毛中堵住他们嘴押到墙角,让刘全看守他们。他和大虎把在门后等第三个特务回来。

    不一会,只听门外一个人哼着小曲就推开门,李君安和大虎两下子把他翻身按倒在地。

    他们的速度太快了,这个特务还没看清是谁,侧脸乱喊:

    “你们又他妈的喝多了,拿组长练上了,快扶我起来,要不我开了你们”

    李君安和大虎按着他,被他嘴里酒气醉地直扭头,大虎打了他一巴掌,问道:

    “你就是李有财,你这酒鬼少喝点,你这不是找死吗”

    李有财一听话音不对吓得魂飞破散:

    “两位好汉,我是李有财饶命,我们是党国的人员”

    李君安也给他戴上手铐和那两个特务同样待遇,解下裤腰带捆好放到墙边。他们搜查房间,找到两部电台,一提包银圆,四把手枪,子弹匕首。

    还搜出重要的密码本,特务的文件,电文和毒品。国民党特务在港区的潜伏小组和其人员完全暴露了。

    国民党特务机关不得撒回了在港区的所有人员,直到一九三七年,日军开始入侵华北占领塘沽也没再派往任何人员。

    这也为李君安在这里建立情报网有一个很大的空间。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