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相见江湖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忆苗疆旧事

第九十九章 忆苗疆旧事

作者:史安善

类型:武侠小说书名:相见江湖直达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卯赤旦增却忽然大笑起来,道:“你的刀法要强过当年的贺云暖。但是这定力和眼界,却实在差的远!

    店家,上酒!今日我要与你好好喝上一场。当年贺云暖比刀赢了我,喝酒可是输给了我!哈哈哈。”

    杨破云会错了意,不仅脸红起来。

    卯赤旦增招呼他和陈曦薇坐下,又命族人各找位置坐定。站起来掠起长须说道:“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原本寨子里的老人都知道,你们年轻人有的知道些,但也不全。

    如今我便把我们卯赤苗寨的旧事说与你们听吧!”

    他端起一碗酒,一口饮尽,双目直视前方,仿佛又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万历三十三年,博州土司杨应龙反叛,官兵派兵镇压。强迫我族出兵出粮,并借机屯田霸占我们的土地,杀害我们族人。

    为了全族生计,我迫不得已联合清平、八番等部族起来反抗,攻打了明军的卫所屯堡。

    明军大败,逃回去了一个参将。一个月后那名参将去而复回,带了大批人马围攻我们。

    清平、八番两族系数被俘,族长也被凌迟。唯有我平越一族仍在坚守,但被攻破也是早晚的事。

    当时我已经抱了必死之心,全族人誓于敌人同归于尽。

    那一日我正要打开寨门放手厮杀,那明军中却突然来了一个将军,单枪匹马便闯进了营寨。

    我族勇士围攻之下,他毫发无损,确也并不伤人。

    我与他大战一个时辰未分胜负。现在想来,那是他多半手下留情了。

    我二人从清晨打到中午,初时还是以命相搏。

    后来力气尽了,他一边拆招一边对我说我的刀法虽好,但遇到瓶颈,再也无法提升了。

    因为他说的很准,我便停了下来要听他说分明。他便趁机道出了身份和目的。

    他自然就是贺云暖了,时任锦衣卫指挥使,不知怎么得到了苗疆叛乱的消息,便请了圣旨前来平叛。

    后来才知道,当时内阁的命令是要将我等彻底剿灭。但贺云暖宅心仁厚,不忍做出这等事情,又查明了我等叛乱的起因,因此决议要保住我们,便与那参将起了争执。

    那参将手上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只得依从贺云暖。他当时这么说我自然不信,汉人一向奸诈狡猾,不得不防。

    于是他便提出了这比试刀法的法子。就如同我们今日这般。我一刀劈下连碗带桌子全部粉碎,他确一刀将碗斩做两段,碗口平整光滑。

    我一看便知道对手高出我甚多,只好服气认输,带领全寨投降。

    那参将答应不杀族人,只是要取我姓名。我以一个人的性命挽救全寨上下,自然十分愿意。

    要自刎之时,却又被贺云暖拦下。那参将却是不依不饶,说我苗人勇悍,习武乃是图谋不轨,说什么也不肯,贺云暖只好取了我这一条右臂,算是废了我武功。并替朝廷做主,命我部族按年缴纳赋税,地方及军队不得侵占我们的土地。

    他本就是钦差,那参将只好作罢。若不是他,我部族二十年前就已经灭绝了。”

    卯赤旦增说完这段历史,众人方才知晓苗疆平越部族曾经受了贺云暖这样大的恩惠。

    杨破云却从未听师傅谈起过,他心里不是滋味。

    贺云暖一声刚正不阿,胸怀天下,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不少人受过他的庇护,到最后被奸人所害,诬陷为反贼,却没一个人出来为他争个公道,倒是这山野之人还心念恩德。

    于是向卯赤旦增跪拜道:“晚辈冒犯请前辈原谅。我误杀九师兄,理应由前辈处置,只是我身负为家师报仇洗冤的之责恳请前辈暂且记下,等来日大仇得报,我再到您这里请罪。”

    卯赤旦增道:“老九作恶,咎由自取。权当是你替我清理门户了,以后再不必说!倒是你们一家人,现在要去往何处?”

    陈曦薇听卯赤旦增这么一说,登时一阵脸红。

    杨破云想到此事太过复杂,便不再解释,只是说道:“这孩子身患重病,大雪山山雪莲能治疗,因此我准备送她前往西藏转轮寺医治。”

    卯赤旦增道:“要去西藏吗?那可是远的很那!可否让老夫一看?”

    杨破云素知苗人医术不同于汉人,说不定有什么管用的法子,便赶紧叫陈曦薇抱着孩子过来。

    陈曦薇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抱着那鸭嘴怪兽走了过来。

    卯赤旦增看见了那怪兽,脸现惊奇之色。他又用手摸了摸那孩童小腹,只觉得炽热异常,摇了摇头道:“这孩子并不是得病,他丹田与别人不一样,不断吞噬内力,转化为纯阳之气,如此下去只怕迟早将自己烧死。”

    杨破云听他所料不错,当即询问有没有办法。

    卯赤旦增说道:“有倒是有,只是太过残忍。你需将他阉割掉,他体内阴气大盛,阴阳之气或许可以平衡了”

    众人听到这奇怪法子,不但匪夷所思,而且十分好笑。

    杨破云尴尬说道:“这法子能不用还是不用了吧!”

    卯赤旦增哈哈一笑道:“也是。不过你们从哪里捉的这只蛟兽?这兽我大明疆域内甚是罕见,乃是至阴之物,这个孩子每日抱上睡觉,当能缓解。只是小时后可以,长大了难不成你们夫妻一张床,让他和蛟兽一张床吗!哈哈哈哈哈。”

    众人也跟着哈哈大笑,压抑气氛一扫而空。

    杨破云却也脸红了起来,急忙岔开话题道:“可是前辈为何不在家里呆着,带领这么多人到中原来了?”

    众人听他发问,立即止住了笑声。

    卯赤旦增答道:“哪里还有什么家园。那参将早已升至两广总督,贺云暖一死便即派了军马将我们的田地都占了。

    为了全族人生计,我们只好委曲求全。被迫离开,想的是到京城去讨个公道。

    哪知道中原大地行走举步维艰,只好找了个地方暂时居住。老九他们替巨鹿帮做事,也是有不得已苦衷。”

    杨破云心中一阵难过。卯赤旦增却道:“我们苗人以前因循守旧不肯开化,躲在那小山寨中被驱赶是迟早的事。

    到中原后,确是学到了不少东西,见了不少市面。想起来,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杨破云知道他是在安抚众人。于是也说道:“若是能在中原安定下来,倒也不错。”

    众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开怀畅饮,直至日落西山。卯赤旦增方道:“时候不早。我们也该离开了。少侠身上有伤,我差阿七、阿八护送你们一段。”

    杨破云想要推辞,但卯赤旦增态度坚决,便不再说话。

    话别之后,他带领众人趁着夜色离去。杨破云问过阿七才知道,他们一直在山中居住,以草药草和打猎为生,虽然艰难但生计秒将维持了下去。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